Thursday, April 22, 2010

等待巴士固然痛苦,但是在巴士里的道德与灵魂的战争可也是不好受的。

道德教育里常常教导我们要让位给孕妇和老人坐。我就是传说中所谓的让位天使。在过去三个月里, 别说我贱,我至少让过三次位子给老婆婆坐。那也在我坐到屁股酸才甘愿让位给那些站了至少30分钟以上的老人家坐。开玩笑的啦。

听到婆婆们的感恩,我心欢喜。可是说实话,我真的很讨厌不懂得道谢的老人家。不管你几岁,这种事,说一句谢谢又很难吗?一屁股坐下,连跟我笑一下都很像会死酱。

不说老人家这边,说一说当巴士满人的时候吧。我这个人就是人太好,看到有站着的人,我就觉得有歉意可是却又不舍得站起来。可是对于那种健壮的年轻小伙子,我就还好。尤其是那种嗲嗲样的女生,在那里嘟嘴巴装可怜的我受不了。最好一辈子给我站住!恶心的女人。

我的唯一致命伤就是那种30多岁的uncle 或aunty.他们嘛,看起来不是很老也不是很年轻。也应该还没有到需要我让位子的程度。可是心里还是很不踏实。

另一方面,就是在拥挤的巴士里,就像今天,我手提很多个包包 (因为要回金宝),站都站不稳。后来又一辆巴士抛锚了,它的乘客都上了我们这辆,挤得半死。然后就有很多老人家会上来啊,我又力不从心啊。然后就会感觉到周围的uncle Aunty 望过来,提醒我是应该让位给老人家坐的。

我很心急!然后就想到。。。眼神开始向远处放空,双手一直不停地在找顿在脚上背包的拉链。然后就轻轻拍打书包一直找东西,眼神继续放空。。。希望当时的人会对失明的年轻乘客有点同情心吧。。。

孩,还需要出动这招,我真是烂透了。

1 comment: